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北京单场
廣州文史
全文檢索:
首頁 文史資訊 廣州文史 黨團史料 多媒體文史館 專題文史 文史爭鳴 區縣文史 工作學習園地 辛亥革命
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 胜平负 500竞彩篮球比分网 天津时时彩 沙巴体育比分结算 足球直播网 3d开机号 微球体育比分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电竞比分1z 手机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趙佗墓謎蹤
·馬王堆漢墓 曾躲過“三劫”
·“華僑”這個詞 最早從廣州開始使用
·曾為“六畜”之首 肥碩健壯像元寶
·東北亞古人類遷徙之謎添新依據
·沒有大膽的突破或許就沒有“嶺南盆景”的誕生
·鎮海樓是一部大書 那它就是書的封箋
·歷史街區要“有機更新” 而不是造假古董
·拾翠大屋藏身西關 驚艷百年身世成謎
·“我目睹了邱少云犧牲過程”
·打工文學:打撈一個時代沉積的歷史
·兩地通達
·僑園:開“現代居住文化”之先聲
·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
·幾塊秦磚漢瓦牽出一串悠然往事
更多>> 
文史評論
“半塘”緣何變“泮塘”?
泮塘的村落形態由水塑造 嶺南古村落肌理保存完好

  荔灣湖畔有一個古村落——泮塘。泮塘很老,地處老西關,有著至少九百多年的歷史,窄巷、麻石街、青紅磚房、文塔、仁威廟、梁氏宗祠……這里完好保存著嶺南古村落的肌理和風貌;泮塘很大,中山八路、龍津西路、荔灣路與荔灣湖圍成的區域,分布著首、二、三、四、五約;泮塘很有名,北帝誕、扒龍船、泮塘五秀,個個都是歷史悠久、聞名遐邇的泮塘名片。今天,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帶領大家從泮塘村跡和村民、街坊的講述中,重拾散落在泮塘的文化記憶。  

從高空俯瞰嶺南古村泮塘村 
李凱帆拍下的泮塘畫像 
建于清代的泮塘五約亭 
英國畫家繪制的《海山仙館》 

“海山仙館”現狀 

  走訪:首二三四五約自東向西分布 

  泮塘是廣州逢源大街-荔灣湖歷史文化街區中的一部分,自東向西分為首、二、三、四、五約。首約在華貴路橋頭一帶,二約在逢源路寶盛園后面的馬基涌一帶,三、四約連成片,三約位于龍津西路與逢源路的交界處,四約靠近泮塘路,兩者以鄭巷和公壽里為界,五約則與四約隔著仁威廟西旁巷,靠近荔灣湖公園。 

  記者了解到,“約”最早是一種鄉村組織的名字,是一個村民的聚居點,相當于一個自然村落。如今,首、二、三約大都已拆遷改造,四約還有些小巷和舊民居,五約的村落形態保留最完整。從泮塘路仁威廟的門口走,可直通五約的主巷五約直街,五約直街是一條寬一兩米的麻石街,沿途有不少人家擺賣泮塘五秀和馬蹄粉,榕樹下常有村民在聊天打牌。五約的村跡有幾處:直街的五約亭,七巷的李氏宗祠(敦本堂)、皞遐書舍、三官廟。 

  荔灣地志辦顧問潘廣慶曾在20世紀60年代負責荔灣湖公園的管理,在周邊居住了70多年。據其介紹,磚石砌筑的五約亭,上面石聯書“門接水源朝北極,路迎金氣盛西方”,是村中清朝進士黃其表的字跡。皞遐書舍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李家私塾,有三間房,屬于磚木結構平房,是目前這里現存的唯一一處私塾學堂。李氏宗祠則建于清末,凹斗門、鑊耳墻,是村中李氏“生祠”。“李氏宗祠是個小祠堂,供奉的是李家一族某一房五代以內宗親,建造時尚有宗親在世,所以叫‘生祠’。”潘廣慶解釋道。 

  五約外街有一處規模更大的李氏宗祠,曾被用作荔灣湖飯店的接待廳,后改為廚房,如今基本廢置。潘廣慶說:“里面有石柱、石聯,很精美。祠堂后方門樓掛上了‘廣州市傳統風貌建筑’的牌子。” 

  開村:何時開村無史料記載 首約趙姓已無處覓 

  史料記載,荔枝灣一帶在唐代由珠江沖積而形成陸地,因地勢低平、河涌縱橫、湖沼眾多,鄉民便筑基為塘,基上栽荔枝、龍眼等果樹,塘內種蓮藕、菱角等水生作物。據廣州民俗文化研究所所長饒原生介紹,南宋《輿地紀勝》記述了南漢劉王在此處開辟園林的事,“劉王花塢,乃劉氏華林園,又名西御苑,在郡治六里,名泮塘,有桃、梅、蓮、 菱之屬”,這是關于“泮塘”二字最早的記載。潘廣慶告訴記者,他們曾在云津苑文塔附近發現“古之花塢”的橫匾和“祀崇花塢樂平康”的石聯上聯。“找了20多年,都沒有找到下聯,后來發現上聯被立在華貴橋旁。” 

  泮塘一帶曾是“劉王花塢”證據確鑿,但何時開村并無史料記載,人們通常以仁威廟的歷史來推斷,《續修南海縣志》載述,仁威廟始建于北宋皇祐四年(1052年),由泮塘村民自發捐籌建設,這也成為泮塘至少九百多年村史的出處。村民李凱帆常從村中長輩處“搜刮”故事,他認為,泮塘開村至今應有千年以上,因為“一般先有人定居、聚集才會興建廟宇,仁威廟始建前泮塘就有五個約,開村肯定更早”。“先有首約,再有二、三、四、五約,首約開約是曾、岑、趙三姓,趙姓從附近的龍津中路三圣社村遷居而來,二約開約為余、區、何三姓,三約開約為陸姓,四約開約為劉姓,五約開約則為李姓、黃姓。”村民黃永銳說。李凱帆補充道:“按照先來后到,村民把這些姓氏分為‘老姓’‘新姓’,最早開村的趙姓已無跡可尋。” 

  如今的泮塘村,形成了梁、李、劉、陳、何、張、區、鄭、植、黃等多姓宗族共居的格局。李姓是泮塘歷史比較悠久的姓,李凱帆年幼時聽老人家提起,他的祖先遷來泮塘四約,最開始從事曬鹽業,后又做小買辦,還曾與十三行富商潘仕成有往來。梁氏是泮塘的大族,村民梁綿海拿出了放在龍津西路梁氏宗祠的族譜,族譜上記載,始祖永享公梁宏益在南宋咸淳年間從南雄珠璣巷南遷至廣州西場鄉,在七世祖肇基公那一代遷至泮塘,到梁綿海已是第二十三代。 

  饒原生表示,因無史料記載,關于泮塘的發端只能從泮塘的村志和村民的族譜中找到蛛絲馬跡。然而,泮塘的村志曾遭損毀,只有20世紀80年代續寫的版本,而曾、岑、趙的開村“老姓”也很難尋覓。泮塘古村的發端,依舊是個謎。 

  水脈:清代成為半陸半溪的水鄉 嶺南第一名園建于此 

  從地圖上看,泮塘村五約面積最大,且只有五約臨湖。李凱帆告訴記者:“其實,以前泮塘整個村都靠近水邊。”記者留意到,在陳廉伯故居連廊附近,有兩處面積不大的平臺,“以前河涌寬闊,這些平臺原是碼頭,用來上下貨。”李凱帆介紹,梁氏宗祠斜對面一棟民宅處曾是“逢源沙地”,用于裝卸貨物。 

  唐代以后,荔枝灣一帶逐漸成為河道密布、湖沼星羅的河湖沼澤區,到了清代,這一帶被開發為居民區,泮塘成為半陸半溪的水鄉,不少商人在此修建庭院。清朝道光十年,西關富商潘仕成將荔枝灣方圓幾百畝地買下,建成嶺南第一名園“海山仙館”,潘仕成晚年時,“海山仙館”被罰沒充公,舊址被不同的人買去分別建成彭園、荔香園、凌園,后一一衰敗。“直到上世紀前半葉,這里都還保留著荷葉田田、船只搖曳的水鄉風光。”潘廣慶說。再后來就是在泮塘村水田、池塘的基礎上開挖荔灣湖了。 

  依水而生,泮塘的村落形態由水塑造。潘廣慶帶著記者在五約找到多處與水有關的痕跡。第一處是三觀廟前街15號民居附近,與其他巷子不同,隔巷相對的民居上方有磚石砌筑的頂棚。潘廣慶告訴記者:“這條巷以前是五約涌,這幾戶都是做馬蹄粉的人家,以前在家門口的涌邊洗馬蹄,要用柱子撐起一個棚,遮風擋雨,現在還保留了這種形式。” 

  第二處是李氏祠堂后面的一塊墻面。墻面2.4米高處,有兩個磚上刻著“民國四年”“大水”的字樣。“那一年,廣州發大水,到了這個高度,被記錄了下來。”潘廣慶告訴記者,這是廣州可尋的記錄乙卯大水災的兩處痕跡之一,以前泮塘家家戶戶備有木舟和竹梯,應對水患水災。第三處則是五約亭旁的旱橋,橋下曾有花城涌流經,花城涌與五約直街交叉,帶來便利的水運,因此一直以來周邊商鋪多。 

  文脈:為轉文運改名“泮塘” 老一輩“題四句”信手拈來 

  泮塘,本叫半塘,廣東省地方史志專家陳澤泓在《荔灣故事·泮塘文史》中考證,從“半塘”到“泮塘”的演變可以看出泮塘民間崇文的心態。明清時期,“半塘”“泮塘”“泮溪”通用,使用“半塘”居多,此后只用“泮溪”“泮塘”。清代中后期,“半塘”越來越少見,“泮塘”占了上風。原來,古代學宮內的半圓形水池被稱為“泮水”,進入學宮又稱為“入泮”,鄉民將“半塘”改為“泮塘”,是期望本地學子“入泮”成才,祈求文運昌盛。 

  相傳,云津苑文塔也是泮塘村民為轉文運而籌建。文塔建于何年,由誰建造,其實并無文字記載。據饒原生介紹,根據其傳統西關大屋式的青磚石腳墻體,以及整體結構與香港古文塔新界屏山的聚星樓極為相似,其內部裝飾與廣州琶洲塔相似,可推知為明代中期至清代初期的建筑。 

  “泮塘村歷來多以做小生意、小買辦、耕種為業,文化名人有清朝進士黃其表。”李凱帆說。據聞,同治年間,黃其表高中進士,又官拜湖南永州知府,為官清廉,后來他告老歸里,當地達官顯貴邀宴,皆拒而不赴。900多年、崇文重教的村落,為何歷史只留下寥寥印記?對此,李凱帆認為或與村中經商的傳統有關,饒原生則認為或跟史料缺失有關。 

  盡管如此,當地卻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口頭民間文學藝術“題四句”。“題四句”是一種類似于民謠的即興口頭創作,比較文雅,用來道賀、娛樂,甚至戲謔,以增加節日氣氛、勞動情趣。如《散饌盒》,“輝金全盒好光輝,內里乘裝品物齊。商人妙手精工砌,慶賀乘龍系娶妻。朋情彼此如兄弟,今宵暫別轉回歸。后會有期應本系,姜酌明年又至嚟(來)”,是講結婚后新郎與“案兄弟”飲宴的。“題四句”到20世紀50年代,還熱鬧過一陣子,后來逐漸消失。年過七旬的黃永銳告訴記者,以前村中會“題四句”的人多讀過私塾,村中有些人還曾把自己或者他人的“題四句”抄錄成小本,但如今大多已佚失。“結婚、添丁、開檔、剃頭、吃湯圓都有‘題四句’,要有些才氣才能作出來的。”他說。 

  小資料: 

  泮塘龍舟 

  獨有“孖金錢”標志 

  廣州素有端午節扒龍舟的傳統,泮塘扒龍舟更是赫赫有名。泮塘老龍400多歲,它的“契爺”南海鹽步老龍已有580多歲,兩龍結契已超過460年,泮塘同鹽步超過4個世紀的情誼也為人們津津樂道。不過,村民告訴記者,泮塘龍舟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特點,它是廣州唯一有“孖金錢”標志的龍船。如果細心留意就會發現,泮塘龍船船頭旗幟的頂端有1個孖金錢和9支雉雞尾。李凱帆說:“村民中流傳這樣一個解釋,當年是慈禧被鹽步和泮塘的父子情感動,才特地獎賞兩地龍船隊‘孖金錢’,鹽步12支、泮塘9支雉雞尾的。” 

  “從全國來看,以‘約’來命名的古村落為數不多,泮塘雖在建筑上并不是非常奪目,但扒龍舟是非常有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饒原生表示,非遺是以活生生的人為載體,得益于古村落肌理的保留,扒龍舟這樣的民俗在泮塘一直長盛不衰。 

  順治年間 

  泮塘舊照現“文塔”? 

  2014年,文仕文化博物檔案館在廣州圖書館舉辦《珍圖真像·海上絲綢之路近代三百年珍藏展》,在展覽上李凱帆拍下一張泮塘畫像的圖片。史料記載,1655年6月19日,荷蘭政府使節及荷蘭東印度公司成員從印尼巴達維亞港出發,先抵達虎門,再到廣州。次年3月,荷蘭人得到許可后才動身前往北京朝見。使團中的一位成員將逗留在廣州所見事物記載下來,并繪制了大量畫稿。 

  這張畫像的視角是從石路頭(今泮塘路)望過去,先看到仁威廟,只有中間主體建筑,配殿尚未建成(仁威廟在乾隆年間重修),如今的海山仙館位置附近卻出現了四層高尖塔。“會不會是文塔?”李凱帆推測,“它的造型與云津苑文塔極為相似,而云津苑文塔書‘南軸’,這個塔會不會是‘北軸’?”對此,饒原生看過圖片后表示,這個塔形態確實像“文塔”,但僅從一張圖片較難判斷,“一般不會在一地同修兩座文塔,可能是之前的文塔,今天我們看到的文塔可能是改動了位置再重修的。”而潘廣慶則表示,他也曾看過海山仙館位置附近有塔矗立的資料,但傾向于認為這并非文塔,“文塔一般都在兩三層,沒這么高。”

  文/記者 吳多  圖/記者 莫偉濃 

(來源:《廣州日報》)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
胜平负 500竞彩篮球比分网 天津时时彩 沙巴体育比分结算 足球直播网 3d开机号 微球体育比分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电竞比分1z 手机麻将作弊器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