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北京单场
廣州文史
全文檢索:
首頁 文史資訊 廣州文史 黨團史料 多媒體文史館 專題文史 文史爭鳴 區縣文史 工作學習園地 辛亥革命
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 足球电竞比分预测 秒速飞艇 中国韩国足球直播 新浪体育排球 辽宁十一选五 奥讯球探网 双色球 雷速体育app 福建11选5
·廣府壁畫:該引起我們珍視的南瑰寶
·文化做針線 繡出嶺南美
·歷史文化街區保護 既要留屋也要留人
·舊時商賈云集 大屋各有來頭
·讀懂歐洲古建筑的前生今世
·《廣州大典》:留存城市文脈的“根”和“魂”
·用地名這把鑰匙打開廣州的城市記憶
·工業遺產蝶變記
·用十年打造廣府文化“四庫全書”
·南粵古驛道為鄉村旅游注入新動能
·從嶺南文脈汲取“創新基因” 以“源頭活水”涵養現代文明
·古老的苗文化帶給當代藝術何種啟示?
·深圳坪山用“活化”打開文物保護新方式
·文青風配紅磚墻 工業風搭西關味
·注重歷史傳承 讓城市“有機更新”
更多>> 
文史建言
文化保護要讓人愛上這里的生活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十余年來為歷史文化保護鼓與呼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廣東時強調,城市規劃和建設要高度重視歷史文化保護,注重文明傳承、文化延續,讓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歷史文化,既包括有形的建筑遺產,也包括無形的風土人情。自歷史而來,向時代而去,城市根脈,正是在一代又一代有心人手中,接續傳承。近日,廣州日報評論員就歷史文化保護如何出新出彩、鄉土教育如何走進課堂等話題,專訪了北京大學中文系陳平原教授。 

@視覺中國 

加強歷史文化保護,讓城市留下記憶。圖為煥發新生的恩寧路永慶坊。 記者 莫偉濃 攝 

  陳平原簡介 

  廣東潮州人,1977年考入中山大學中文系,1987年夏于北京大學獲文學博士學位。現為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曾被國家教委和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評為“作出突出貢獻的中國博士學位獲得者”。 

  鄉土教育 

  就是讓大家喜歡腳下的土地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唐代詩人賀知章的名句,打動過無數漂泊游子心。曾幾何時,我們正是在與故鄉的對望中,確認著自身歸屬。那凝視一方水土的深情,正是心中化不開的鄉愁。把濃濃的鄉土情傳承下去、保留下來,是北大中文系教授陳平原念茲在茲的一項工作。如今,在他和許多同仁的努力下,鄉土教育一步步開花結果,也為文化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 

  廣州日報:鄉土教育為什么可以成為歷史文化保護的一條途徑? 

  陳平原:今天談“弘揚傳統文化”,必須兼顧高文典冊與百姓日用——寫在書本上,匯集成各種“皇皇大典”的,是“文化積累”;活在鄉野間,主要靠口傳與實踐的風土人情,同樣是值得關懷的“文化傳承”。 

  鄉土教育,目前已經在潮州進行了一年有余,取得了不錯的反響。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鄉土教育就是要重新找回生活的感覺和閱讀的樂趣。因為不是必修課程,《潮汕文化讀本》這一套教材更要用興趣吸引人,用特色打動人。(注:《潮汕文化讀本》是由陳平原、林倫倫和黃挺三位教授主編的地方文化教材,以歷史、語言、風俗、民情、文學、藝術為主體,由生動的童謠、故事與詩詞、散文引發一個個知識點,組成了有關潮汕文化的百科知識文庫。) 

  鄉土鄉情,體現著文化的縱深與層次。在與大地的親密接觸中,找回的是失落已久的歸屬和情系故土的認同。其實,鄉土教育就是讓大家喜歡腳下的土地,喜歡這里的生活。 

  文化的多樣性要靠文化人、當地人來保護 

  廣州日報:鄉土教育的推行,需要克服哪些困難? 

  陳平原:今天的孩子們,對外面的世界很了解,對腳下的土地卻并不熟悉。以前,我們見面經常會說,“你是哪里人”“我們是老鄉”,便有了源遠流長的老鄉文化。如今,“你是哪里人”已經是一段遙遠記憶,家鄉風景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陌生體驗。我們在這里生活,卻隨時準備離開。 

  從某種意義上講,孩子長大了以后,自然會了解外面的世界。但是,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從一開始就把這個虛擬的“地球村”呈現在我們面前。為什么是虛擬的?因為隔了一層屏幕,并不是真實的生活。不了解這一點,虛擬生活會被錯認為真正的生活,腳下這塊土地的樣子也就在記憶中變得模糊。我的家鄉話里,有“四鄉六里”的說法,因為農業社會中,生活可及的范圍大概就是如此。人們在這么小的范圍里生活,鄉土就是其賴以生存的一方水土。今天,我們走向了另一個極端,五湖四海人人都知道,可自己的家鄉卻留不下太多回憶。 

  所以,理論上必須關注鄉土教育,實踐上要通過各種活動加以推動。為什么我們愿意去看別人的生活,為什么會對他們的生活產生好奇,是因為差異和不同。文化的多樣性,必須靠文化人、當地人自己來保護。畢竟,文化多樣性需要保護,它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廣州日報:今天,我們該如何界定鄉土身份? 

  陳平原:現代人和古代人不一樣。過去,籍貫很重要。今天,你會發現一個問題,護照已經改了。以前所有的證件都是填籍貫,現在的護照只需要填出生地即可。就好比,只要你在廣州生活過一段時間,可能就學會了講廣州話。長期在廣州生活,廣州就是你的故鄉。不管你從哪里來,你的孩子都是廣州人。這時候,出生地比籍貫更加重要。籍貫,是我們這一代人才有的情感體驗。到今天,它的重要性,已被出生地取代。 

  國際化與本土性應并行不悖 

  廣州日報:鄉土讀本在潮州的試行,對廣東其他地區而言,有何借鑒之處? 

  陳平原:編寫鄉土讀本,范圍太小,施展不開;范圍太大,則容易糾纏不清,且矛盾重重。以“嶺南文化”為例,第一,必須意識到,不管是教育還是文化,國際化與本土性,二者應并行不悖;第二,理工科注重國際化,人文及社科對本土性有更明確的追求。具有遠見卓識的民間人士,有義務經營好不斷更新的“鄉土文化”;第三,“上天入地求創新,雅俗并進圖發展”。所謂“上天”,就是國際化;所謂“入地”,就是努力接地氣,關注自己腳下“這一方水土”所蘊含的地理歷史、政治經濟、風土民情。 

  在我看來,廣東三大民系(廣府、潮汕、客家)各有特色,全都不可低估,也無法互相取代。若想編寫鄉土文化教科書,最佳狀態是行政區與方言區重合。這也是我為何認定“嶺南文化讀本”很難編好,而《潮汕文化讀本》《客家文化讀本》以及《廣府文化讀本》則大有可為的緣故。 

  歷史文化保護 

  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 

  山水園林中,隱藏著人文脈絡;歷史遺跡里,包含著精神氣質。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歷史文化保護工作,“情懷”二字最貼切不過。把遙遠的歷史拉回當下,讓玄妙的文化走進日常。歷史文化保護中,我們始終關懷的是一種生活趣味的達成、一種生活方式的形塑。文化讓生活更美好,這才是城市發展中更加持久而深沉的力量所在。 

  廣州日報:對于歷史文化保護工作,您最大的體會是什么? 

  陳平原:保護一座古城,是一種文化關懷。不僅投入很大,操作起來也十分困難。歷史文化保護,要把傳統風貌保存好,也要讓這些街區成為亮點,能把年輕人吸引過來。 

  我曾作為北京市政協委員參與了一些政協工作,15年間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歷史文化建筑保護。保護古建筑,需要傾注大量人力、物力和心血,但這件事必須去做。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推土機的力量太過強大。這個時候,我們要改變一些頭腦發熱的行為。至少,對于有歷史文化的城市來說,保護一定是第一位。因為無利可圖,所以難能可貴。 

  我喜歡、我愿意在這個地方生活,這樣的改造才是我們需要的 

  廣州日報:歷史文化保護應避免哪些做法? 

  陳平原:做歷史文化保護工作,必須防止走向另一個極端,就是什么都保護。以北京為例,如果所有老房子都作為名人故居來維護,這是有問題的。因為在北京生活過的歷史名人太多了。這時候不妨借鑒國外經驗,掛一個牌子把這里標記出來,但房子照樣有人在住,有人在用。比如法國作家波德萊爾的故居,現在就是一家商場,上面有一塊牌子告訴你這里的歷史和波德萊爾的生平。 

  如果專門保護一處古建筑,要考慮一開始投入多少,建起來做什么用途。比如建一個博物館,建好以后誰來運營,如何長期生存。這一系列問題都要考慮清楚,不能光靠頭腦發熱。 

  哪些東西適合完整保護,哪些東西應該轉換功能,要進行充分論證。在城市更新和活化過程中,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具體怎么去做,要講究策略。 

  這就是說,避免歷史文化保護工作走樣,必須因地制宜。首先,要對這座城市有一定了解。有的地方雖然歷史悠久,但現在很多東西都看不到了。比如,山西大同在歷史上曾經很輝煌,但經過長時期戰亂,很多東西沒有留存下來。又比如,河南開封是著名的“八朝古都“,可由于黃河泛濫,城市受泥沙淹沒而形成“城摞城”的格局,以前的開封城全部在如今的開封市地下。這兩座古城的保護方案,應允許其與西安、北京有所不同。 

  所以,歷史文化保護,要實事求是,不能搞教條主義。再合適的理論和方案,一旦落實到中國這么大的地方,都要隨氣候不同、歷史不同、地理不同,而做出合適調整。這個地方的“真理”,換一個地方可能就不再適用。 

  廣州日報:歷史文化保護要把握哪些原則? 

  陳平原:歷史文化保護,需要本地的文史專家和愛好者共同推動。外面的人說不清楚,因為沒在這里生活過。去一個地方考察,首先要了解這個地方,其次要尊重本地文化人和學者的意見。 

  我常說,請你記得,到一個地方發言、提方案,說這個地方該怎么改的時候,必須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假如我在這里生活,我喜不喜歡這種生活方式。如果不是的話,硬要人家保護是不行的。當地的民眾會說,憑什么你過著那樣的生活,卻要求我們來保護。 

  我喜歡、我愿意在這個地方生活,我希望這個地方的生活很舒服、有文化、有質量,大家其樂融融,這樣的改造才是我們需要的。 

  要解決好歷史文化保護與人們生活安頓之間的矛盾 

  廣州日報:如何讓歷史文化保護與城市生活發生聯系? 

  陳平原:就廣州來說,現在的技術手段非常成熟,比如北京路、南越王宮署的遺址保護,已經有條件在考古發掘以后,讓它們回歸日常生活,成為一處文化教育或者休閑場所。成都的金沙遺址也是如此。本來是一塊大規模建筑用地,開工以后發現有保護價值,就馬上停下來進行保護。 

  現在,假如發現這樣重大的地下遺址,一般來說都會保護。對城市而言,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目前的問題反而是地上的建筑和遺址,第一,要說有歷史的話,這些建筑又不算太古老,像明清以后的建筑,我們以什么標準去看待;第二,很多建筑并沒有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可能難以形成保護的共識和動力。 

  今天,我們明顯感覺到,過去人的生活是不方便的,而過去,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交通需求。所以在保護過程中,城市空間需要重新規劃。比如,哪些道路必須步行,哪些道路必須是單行道,哪些地方必須建地下停車場。城市格局的保存與人們生活的安頓,這兩者之間存在矛盾,如何解決這一矛盾,還得發揮城市規劃和民眾自覺的作用。 

  要知道,民眾教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養成一種文明意識和習慣,即使按照現有的城市格局運轉,人們的生活也不會受太多影響。同時,在整體規劃上,外地和本地專家,更應該通力合作,要記住,這是我們生活的城市,既能夠生活又可持續發展,才是保護工作的初衷。 

  文化創新要隨著時代和年輕人趣味的變化而變化 

  廣州日報:歷史文化保護中,該如何推動文化創新? 

  陳平原:目前,在很多歷史文化街區里,都出現了一些有特色、有創意的小店、小劇場和文創項目。這告訴我們,文化創新要抓住年輕人趣味。因為年輕人的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其生活觀念、消費意識和上一代截然不同。除了衣食住行外,他們對藝術、審美以及文化生活有著更高要求。一個地方,如果沒有博物館、音樂廳、美術館、小劇場這些設施,可能就沒法滿足年輕人豐富多彩的生活趣味。各種自發組織的社團、劇團,通過演出、活動等不同方式活躍起來,才會形成一座城市的文化氛圍。這些創新,都為文化多樣性增添了不同色彩。 

  再比如,以前我們去旅游都是走馬觀花,一天走很多地方。上車睡覺、下車拍照,到哪個地方都是匆匆忙忙。現在不一樣,不管到國內國外,年輕人更愿意選擇深度游。準備去哪兒、玩幾天、看什么,都會提前計劃、做好攻略。這些愛玩、會玩的年輕人,就是文化消費的主力軍。 

  所以文化創新,必須考慮面向的受眾,必須抓住消費群體,隨著時代和年輕人趣味的變化而變化。在歷史文化保護中,純粹地搞博物館建設,并不是一個很好的思路。博物館,是專業的文化研究場所。做研究、搞學問,那是一小部分人在做的事情,其實大部分東西都可以在不被破壞的前提下進入市場。 

  當然,學院和市場之間是有距離的。學院要保持純粹性,比如考古研究不能做成盜墓獵奇,歷史文化研究也不能做成城市規劃,這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但在純粹的專業研究之外,很多東西都可以進行轉化,就像科技成果從學院的實驗室轉換成產品一樣。這個過程,不要讓研究者來做。學者要做好研究,考古學家如果還想著挖掘后怎么去轉換那是不行的。有一些人專業做研究,發表考古報告、完成課題論文,然后到此為止。之后會有人把這些東西轉化為旅游、文化或產品的形式,那是另外一種力量。分開來,就不會有問題。各自干好自己的事情,才能皆大歡喜。

  文/廣州日報評論員 毛梓銘  圖/記者  張冬梅(除注明外) 

(來源:《廣州日報》)

總瀏覽量: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
腾讯分分彩 足球电竞比分预测 秒速飞艇 中国韩国足球直播 新浪体育排球 辽宁十一选五 奥讯球探网 双色球 雷速体育app 福建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