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北京单场
廣州文史
全文檢索:
首頁 文史資訊 廣州文史 黨團史料 多媒體文史館 專題文史 文史爭鳴 區縣文史 工作學習園地 辛亥革命
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 体育比分结果 北单比分平其他是什么意思 25选7 红中麻将一元一分免押金贴吧 河南11选5 325棋牌赌博新闻 山东十一选五 腾讯欢乐麻将外挂作弊器 南粤36选7 北方推倒胡麻将下载
·咖啡:音譯自廣州話的外來詞
·你真的知道法老、木乃伊和金字塔嗎?
·

美國經濟強國地位不是

關稅保護出來的

·千年古邑變身大灣區文商旅融合示范區
·關稅壁壘曾讓美國紡織業潰不成軍
·美國為何把關稅作為開國第一稅種
·前所未有的考古項目是怎樣煉成的?
·文物“回家”
·華農師生“洞穴找蟲”發現新物種!
·達·芬奇:作畫只是副業
·一條工業大道的時代脈動
·成為五千日元的人物頭像
·巴黎圣母院之殤
·近六成文物被盜于博物館及文管所
·尋蹤“百花冢”
更多>> 
廣角聚焦
尋蹤“百花冢”
今人重拓“妝臺石” 清明時節說張喬

  1 

  有370余年歷史的羊城勝跡 

  時近清明,天氣乍暖還寒。3月15日午后,一群廣東文化人來到白云山麓,尋得舊稱小梅坳、今為沙河梅花園軍區招待所地段的一座深院內,面朝大石酹酒祭奠。石上隱約仍可見描過朱紅的三字“百花冢”——這塊“妝臺石”定位了370余年來的一處羊城勝跡:明末愛國女詩人張喬墓。 

于今僅存的張喬字跡見《南園諸子送黎美周北上詩卷》,此幀民國年間曾被制成映片出售
嶺南名畫家居廉繪《二喬像》,此圖為光緒三年(1877)居廉應老友潘飛聲囑所繪
天津圖書館藏乾隆乙酉重刻本《蓮香集》封面

今日“百花冢”為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妝臺石上“百花冢”三字還依稀可見 

  大石上的一組“百花冢”摩崖石刻,已在2015年被列入了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此次祭掃的另一項內容——重新拓印妝臺石上的石刻,也隨之展開。 

  與深圳大學副教授、文獻學者徐晉如相約而來的,有黃淼章、黃建雄、李尚行、羅可群、伍慶祿、梁基永、鄺業明、牛曉琰等一眾地方文博文史專家。此外,與“百花冢”大有關系的幾位嶺南學者哲嗣,蔡慶高(蔡守后人)、古成業(古直后人)、李國器(李桐庵后人)諸位先生也興致勃勃地一同前往。 

  白宣紙被細細地貼在石上有字跡的平面,噴水,浸潤,再用細刷一一輕拂,使之更加帖服……然后要等它風干,才能進行拓印的下一步——上朱砂。雖然天色漸開,但晨有春雨,空氣依然潮潤,令等待的過程有點長。徐晉如說:“這天氣,已比蔡守、談月色兩位前輩當年好很多了,他們那時是‘冒雨試拓’的。” 

  蔡守、談月色夫婦是民國時的羊城名士,他們1934年拓印的百花冢墓志銘、妝臺石拓片,成為現今研究張喬的珍貴史料。1936年春天,伍佩琳等人開始做修墓及重刻張喬《蓮香集》的工作。同年清明節,蔡守又約及李桐庵、中山大學嶺南大學諸學子等人前去祭掃張喬,此事還有圖片新聞刊于《北洋畫報》等刊物上。 

  2 

  “百花冢”名稱的來由 

  百花冢和張喬,為何一直受到嶺南人牽念和追慕呢? 

  張喬生于明朝萬歷四十三年(1615),亦名二喬,字喬婧,明末為廣州南園詩社女侍。她善歌舞,能繪畫,同時以其幽情冷韻的詩詞見于文壇。明末嶺南最有名望的忠節士人陳子壯、黎遂球、鄺露、彭日禎等人常于南園相聚,張喬與他們多相往還,時有詩詞唱和,抒發家國之嘆。她不慕權貴,曾說“不如寒淡嫁書生”,生前與番禺彭日禎(字孟陽,號穩心道人)尤相得。 

  崇禎六年(1633),張喬年方十九,因病早夭。她死后十一年(1644)明朝崇禎皇帝殉國,次年五月,南明的弘光帝被俘。其后一月余,由彭日禎發起,廣州名士以至緇流名媛,人手一花,到小梅坳為張喬送葬。后來又在墓冢前環植百花,因而號花冢。 

  彭日禎還為麗人輯錄《喬仙遺稿》一百三十余首,暨諸名士哀挽之作、墓銘墓圖等,匯成《蓮香集》刊行于世。對張喬的悼念活動,寄托了明末遺民婉曲的亡國之思。入清后,花冢漸漸被稱作百花冢,數百年間為廣州名勝。 

  張喬能為后世人所懷念,固因佳人薄命,令人惋惜“世間好物不堅牢”,更深一層則是因為她與忠臣義士的交往。這些人不僅志趣高潔、詩名雅盛,而且后來在明清易幟之際無一變節,投筆從戎,進而成為嶺南愛國精神的某種象征。百花冢的墓志銘即為有“牡丹狀元”之譽的黎遂球(字美周,明末殉國)所撰寫,自此以降,很多文士通過對張喬的緬懷吟詠,來寄托自己忠于故國的情懷。清代中期以后,百花冢數經重修,也多次刻石。 

  3 

  芳蹤曾經成謎 

  與百花冢遺事深有因緣的嶺南文化人除了蔡守、談月色、李桐庵等,還有晚清著名的嶺南學者、鄉邦文物專家汪兆鏞、葉恭綽等人。汪曾經收藏過《蓮香集》,并在民國初年將黎遂球所書百花冢墓志銘拓印,復本分贈同好。書畫收藏家葉恭綽則收藏了明末《南園諸子送黎美周北上詩卷》,上面有張喬唯一的傳世手跡。該卷被他“護如頭目”,抗戰亂離之中幸得未失。1954年,身在北京任職中央文史館副館長的葉恭綽有感于修繕京師袁崇煥墓一事,念及張喬百花冢,數次致書粵中好友,叮囑尋訪其下落。但經兩次搜尋,友人們都無功而返。 

  上世紀三十年代任中山大學中文系主任的古直先生曾為張喬做傳,當年也曾憑吊過百花冢,他參加了1954年第二次尋訪,卻終不得廿年前的故處。 

  1956年4月26日,廣東省文史館、廣州市文史館聯合在六榕寺的市館館址,舉辦了“明張喬三百四十一周年生日雅集”。現場展示了張喬畫像,百花冢的墓志銘與妝臺石拓片,以及陳子壯、黎遂球、鄺露、屈大均等嶺南志士的詩書畫軸卷,砥礪名節的意味十分顯豁。羅翼群、古直、吳子復、胡根天、姚雨平等廣東文化名人七十余人參加了活動。 

  此后近三十年,世事變遷,百花冢芳蹤成謎。直到1984年,廣州天河區的文史考古愛好者郭紀勇、黃添發多加探問,才在當地練姓老人的帶領下,于梅花園白云山腳下的軍區招待所深處,找到了這塊上書有“百花冢”三字的妝臺石。郭紀勇將其與收藏在廣東省博物館的拓片進行比對,字跡和石紋均吻合,這才基本確定了百花冢的位置。但墓廬、碑刻、墓志銘早已被毀,湮滅無聲,只留下這塊大石,上面鐫刻的字跡日益漫漶,若有所待。 

  4 

  重新拓印的新發現 

  消息傳開后,民間憑吊百花冢、紀念張喬的活動不時進行,文史學者也日益關注到這一遺址的歷史文化意義,呼吁保護或重修。徐晉如目前負責《廣州大典》項目“《蓮香集》校注與張喬資料匯編”,他的相關研究從2017年展開。他根據今見最早版本——清代乾隆乙酉版的《蓮香集》,結合《粵詩人匯傳》等資料,完成了對黎遂球書《歌者二喬張麗人墓志銘》(廣東省博物館藏)文字的校注。但蔡、談等人當年督拓的妝臺石初拓本,除了圖片見于古直《明張喬百花冢資料輯略》和其他一些文史資料,今已難尋原物,于是他萌生了重新拓印再做研究的想法。 

  經過半日的忙碌,徐晉如帶著學生們拓出了初稿。妝臺石正面“百花冢”三字及旁邊隱約可見的幾行小字,背面的“穩心”橫排二字及豎排若干字形俱已初現。 

  古直在《輯略》中記過,妝臺石原拓本1954年經姚雨平等人辨識,除了“穩心”二字之外,還有“梅水囗源,護花惜福”、“盛”等字。但經此次重拓,徐晉如和在場的學者們發現,“梅”應為“掬”,“護花惜福,掬水□源”,這樣才工整。此外,又在“土局盛”字外多拓出兩字, 是為“上土局盛之”。 

  此次還新拓出了“百花冢”旁的三行小字,計有“花朝”、“厓山張”、“何紅藥”、“康”等,在以前的文獻記載中都說辨識不清的。徐晉如說,何紅藥又名何殿春,是清朝道光元年恩科副貢。學者們綜合考量,這可見妝臺石上的“百花冢”三字非如原有學者推斷的那樣,為彭日禎或伊秉綬所書,而可能是嘉道年間另刻的。 

  5 

  恢復遭文網 

  鏟毀的內容 

  彭日禎在張喬臨歿時,以重金為她贖身,后又歸葬于百花冢,其哀婉高義令坊間以“廣東版的梁祝愛情故事”來形容。但徐晉如認為,彭張之戀固然有“死生不二”的感人因素,但彭日禎還在其中寄托著告墓從戎的決絕之志,故百花冢最重要的文化價值在于愛國情懷。 

  前面提到的弘光元年的百花營葬,是一場偉大的行為藝術,通過紀念張喬來激發人民對弱者早逝、對異族入侵的同情心。參加者不止是當時廣州城的風雅之士,更如墓志銘所云,“皆一時倜儻慕義者也”,用獨特的方式表達了對明朝的眷戀、對異族入主的不合作態度。他們大多數人的名字已經湮沒在歷史中,但《蓮香集》和石刻墓銘把這精魂留了下來。 

  在重拓現場,學者們都認為,相較于成都薛濤井、蘇州真娘墓、杭州蘇小小墳而言,羊城百花冢是一處更具有人文價值的名勝。雖墓廬不再,幸而文獻有可征者,冢前妝臺石亦巋然僅存。今天如能重修百花冢,不止為搶救與保護不可移動文物,更是延續與闡揚一種守正不遷的士人精神。 

  徐晉如目前正在著手影印《蓮香集》,以乾隆乙酉重刻本為底本,結合考證,恢復因多位南園志士參與抗清而遭文網鏟毀的內容,為后來研究者提供一個可靠的底本。 

  記者 鄧瓊

(來源:《羊城晚報》)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
体育比分结果 北单比分平其他是什么意思 25选7 红中麻将一元一分免押金贴吧 河南11选5 325棋牌赌博新闻 山东十一选五 腾讯欢乐麻将外挂作弊器 南粤36选7 北方推倒胡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