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北京单场
廣州文史
全文檢索:
首頁 文史資訊 廣州文史 黨團史料 多媒體文史館 專題文史 文史爭鳴 區縣文史 工作學習園地 辛亥革命
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dyj 九乐棋牌网 棒球比分app 澳州棒球比分 河南十一选五 12奥运会足球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宁夏十一选五 淘宝快3怎么追号
·廣州古西湖 米芾贊嘆美
·90年前老報紙 捍衛女子繼承權
·云山古水道 “戀上”東濠涌
·黃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發動機 無非“愛美”二字
·90年前老報紙熱議減肥話題
·普及光學知識 為女性拍照解憂
·千年荔枝灣 荔枝何處尋
·兩百年前美國商人 給廣州寫“情詩”
·梅子湯 透心涼
·眼跳耳熱不要怕 烏鴉有嘴任它叫
·舶來訶子制美味飲料
·名臣吳隱之:痛飲貪泉水 照樣守廉潔
·辦公時間禁異性訪友
·蘇東坡吃的是哪個 品種的嶺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宋代廣州人早早用上棉被
“亞洲棉” 兩千年前經海路傳至嶺南 宋代廣州出現棉織工坊 元初“北上”普及

  “朝擁坐至暮,夜覆眠達晨。誰知嚴冬月,肢體暖如春。”這是唐代詩人白居易《新制布裘詩》中的幾句。詩人傾情贊美的對象是在今人眼里十分平常的棉被,身居高位的白老爺子,居然因為“一覺醒來,腳丫還是暖的”而驚喜不已,難免讓人感慨古人生活的不易。據學界研究,作為舶來物種的“亞洲棉”(今天廣泛種植的棉花原產地在美洲,與“亞洲棉”有所不同),早在秦漢年間就已在南粵“安家”,但直到宋末元初,隨著棉紡技術的進步,才漸漸“北上”,使越來越多的普通人享受到“暖暖和和睡到天明”的舒適。  

古代畫家筆下的亞洲棉。 

  南宋廣州旅店 棉被最討歡心 

  讓我們根據從故紙堆中“刨”出來的史實發揮一下想象力,假如咱倆生活在南宋末年的一個中原城市,平日里做做小生意,一個偶然的機會,受隔壁富商王老五雇傭,幫他運貨,在冬日一起南下廣州,住進城外大通鎮的一家中檔旅店。猜一下,這個旅店里最討咱倆歡心的會是啥?說起來,你一定會大吃一驚。不是門外錯落有致的花園,不是優雅的字畫與瓶花,甚至不是留下了不少名人墨寶的墻上“朋友圈”(注:宋代的旅店,為了招徠客人,大多會提供一塊大大的墻壁,供客人在上面寫詩作文,互相唱和,稱之為“詩壁”),而是客房里那一床溫暖的棉被。這床被子看上去一色白,摸上去又軟又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夜里蓋在身上睡覺,第二天一早醒來,還是暖洋洋的,比家里用蘆絮、草絮填充的衾褥真是好太多了,如果不是王老五催著干活,真是一點不想起床。整個旅店,就數這床被子最抓人眼球,這樣的好東西,來上一打都不嫌多。 

  乍一讀這個想象出來的場景,你會不會從鼻子里哼一聲:“凈瞎扯,不就是一床棉被嗎,至于這么讓人一驚一乍嗎?”嘿,認真翻翻故紙堆,你就知道了,雖說,據學界研究,早在兩千多年前,原生于印度次大陸的“亞洲棉”的種子就“搭乘”商船,順著“海上絲路”,在嶺南“安了家”;但直到宋末元初,它們一直沒多少機會“北上”,個中原因,我們后文再細說。反正,在長江流域乃至中原地區,直到宋代,是不太可能見到棉花種植的,棉被、棉襖更十分稀罕。富人穿絲綢,窮人穿麻衣,這是常態,御寒的被子,富人有獸皮、羽絨被、絲絮被等多種選擇,像想象中的咱倆這種小生意人,收入剛夠一家糊口,就只能往麻布里塞上蘆絮、楊絮乃至零碎舊布頭,來當被子蓋了。 

  麻布套里填草絮 窮人過冬真不易 

  別說一般的小生意人,連比一般人提早幾百年享受到棉被溫暖的唐代詩人白居易,還專門寫了首“棉被贊美詩”,其中有“朝擁坐至暮,夜覆眠達晨。誰知嚴冬月,肢體暖如春”的句子。一覺醒來,腳丫子還是暖的,這事居然讓一代文豪驚喜不已,以至寫詩慶賀,讓人禁不住感嘆古人生活的不易。 

  白居易身為高官,有機會提前享受棉被,一般人就沒這個福氣了。翻翻詩圣杜甫寫下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里的句子:“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臥踏里裂”,“布衾”就是填充了楊絮、蘆絮的麻布被,蓋了多年,已經像鐵一樣冷了。杜甫雖說遠不如白居易幸運,但比一般老百姓還是要過得好很多,都只能年復一年忍耐“冷似鐵”的破被子,一般老百姓的冬天有多么難過,也不難想象。事實上,窮人穿紙衣、蓋紙被的記載在宋代文獻中并不少見。宋末元初,隨著棉紡工藝的進步,順著海上絲路“遠航”而來的棉花從南粵漸漸 “北上”,窮人也能慢慢穿上棉襖,蓋上棉被,還真是得到了不小的“福利”。 

  棉種海上來 嶺南初安家 

  說到這兒,要插一句,如果你恰巧在田野里看到過棉花,那我可得提醒你,現在廣為種植的棉花是從美洲引進的,又叫“新世界棉”,據學界研究,是一百多年前才引種到中國的;另據學界研究,兩千多年前“搭船”在嶺南登陸的棉花則原產于印度次大陸,故而稱為“亞洲棉”,又叫“舊世界棉”。“亞洲棉”與“美洲棉”的區別,若去請教一個植物學家,“二倍體”“四倍體”等一堆專業術語一定會聽得我們打瞌睡,此刻,我們只要知道,古代舶來棉花跟現在的有所不同,就行了。 

  “亞洲棉”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登陸”嶺南,但直到南宋末年,才漸漸向江南以及中原地區普及。棉花“北上”之旅如此緩慢,究其原因,還是因為當時的棉紡技術停滯不前,光用手工為棉花去籽,就得把人累個半死,接著,還得拿一個比拳頭大不了多少的小竹弓把棉花彈松,才能做被絮,至于織布,用的也是小紡錘、小紡車,再勤勞的女子苦干一天,也織不了多少布。 

  雖說中國絲織業與麻織業自古發達,但棉花與絲麻的“脾氣”完全不同,現成工具用不上,只能干瞪眼。“亞洲棉”的“顏值”又不高,“伺候”起來又如此費勁,推廣困難就在情理之中。 

  不過,在難以馴服的外表下,“亞洲棉”有著一顆溫暖如春的心,南粵百姓對它情有獨鐘。根據南宋年間的地方文獻,種植“亞洲棉”的農戶并不少見,廣州城內還出現了專門從事棉紡業的工匠。經濟殷實的旅店,一到冬天,也可以用素白溫暖的棉被招徠客人。只不過囿于技術的落后,這個行業想要“擴張”就困難重重。 

  棉衣棉被普及 紙衣紙被絕跡 

  棉紡技術瓶頸的解決,得益于宋末元初一個叫黃道婆的貧民女子,這個我們都在中學歷史課本中學過,她改良技術的諸多成就,我們也不必多說,一句話,經過她的努力,棉織品可以像絲織品一樣批量生產了,而且“顏值”越來越高。黃道婆的成就并非憑空而來,有前人大量的積累,遺憾的是,古代文獻對于技術進步的過程總是略略幾筆帶過,這個被譽為“古代紡織第一人”的貧民女子,真實姓名都沒留下來,“黃道婆”之稱只是因為她逃難時曾在道觀居住而已,至于一點點積累技術的大量前人(其中就有廣州城里的一代代棉織工匠),更淹沒在歷史的煙塵中。但正是這些沒有留下姓名的小人物,帶來了真正的變革與進步;史籍中“凡棉布御寒,貴賤同之”的記載,其實是對這些小人物的無聲贊美。 

  據史料記載,從元初開始,“亞洲棉”逐漸北上,遍及大江南北。此后,官方開始以棉衣取代麻衣,為窮人送溫暖。此外,牢里的犯人也沾了光,大德年間(1297~1307),官府開始發放棉衣、棉被,讓他們安然過冬。在棉衣、棉被極其稀罕的年代,窮人都時不時要蓋紙被,囚犯過冬就更難了,棉衣、棉被的確大大改善了他們的處境。一條互通有無、包容開放的“海上絲路”帶來的改變,就這樣深入人們的生活,不露痕跡卻又扎扎實實地造福我們的祖先。 

  (注:本文參考了《元代植棉研究》等資料。)

  采寫/記者 王月華 

(來源:《廣州日報》)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dyj 九乐棋牌网 棒球比分app 澳州棒球比分 河南十一选五 12奥运会足球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宁夏十一选五 淘宝快3怎么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