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北京单场
廣州文史
全文檢索:
首頁 文史資訊 廣州文史 黨團史料 多媒體文史館 專題文史 文史爭鳴 區縣文史 工作學習園地 辛亥革命
北京单场开奖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 江苏体彩e球彩直播 双色球 球探足球比分 广东时时彩 中体网即时指数 pk10牛牛 李宁体育比分直播 365网球比分 急速赛车
·婚戒與蜜月 源自捆綁遺風?
·稿費僅十元的《我愛你,中國》
·邱熺《引痘略》:推廣牛痘術的重要先驅
·90年前報紙 感慨年輕人壓力大
·沙面游泳場——廣州游泳的百年記憶
·粵語話劇—— 中國話劇界的一朵奇葩
·抗戰期間廣東突然出現一股滑翔機熱……
·地方官和外商城門口開“茶會”
·廣州90年前已籌辦托兒所
·中國第一次飛機軍用 竟是針對越秀山上的炮樓
·廣州公廁變遷記 城市文明一扇窗
·這些屏風上的小配飾是廣東最早的“失蠟法”鑄件嗎?
·政商助力 學術稱盛 粵中書板 流布九州
·廣州誕生中國古代首部外貿法令
·清末民國,廣東人在上海辦學校
更多>> 
廣州文博
廣州誕生中國古代首部外貿法令
史稱《廣州市舶條》 頒布于1080年 宋代粵商“走出去”有律可循

  作為千年商都,廣州在古代外貿史上的地位確實可圈可點,這里誕生了古代中國第一部外貿管理法規;近千年前,一些敢想敢闖的廣州人已嘗試“走出去”,以瓷器為主打商品,開拓海外市場。他們當年是如何在有限的條件下勇敢“走出去”的呢?“走出去”的時候懷著什么樣的心情?跟現在有哪些相似之處,又有哪些不同? 

這幅古畫描繪了古代制瓷工人拌制瓷泥的情景。 
西村窯遺址出土的褐釉雙耳執壺。(尹楠/FOTOE)
 

西村窯青釉花卉紋大盤   千年廣州開放系列 

  商機 

  “南洋”瓷器暢銷 出國發財可期 

  我們上一回說了,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宋代,就有一些勤勞勇敢的廣府人走出國門,到東南亞一帶“闖蕩江湖”了。他們“下南洋”,當然是為了做生意。如果你有機會穿越回去,當面問問他們,什么樣的出口生意最來錢,他們一定會覺得你是外星人,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出口瓷器最來錢呀。你一想,對呀,宋代瓷器可是鼎鼎大名,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不是又叫海上瓷器之路嗎?這問題可真問得有點傻。 

  宋商的瓷器出口生意做得有多大呢?據史料記載,當年有一個東渡日本賣瓷器的商人,名叫李充,其申請出口的文件(當時稱“公憑”)載明,銷往日本的瓷碗有“一百床”,瓷碟有“兩百床”。“床”是當時的計量單位,“一床”約為兩百個,這么一算,李充單這一趟“出洋”,就賣出去了兩萬個瓷碗,四萬個瓷碟,絕對是個大數目。 

  其實,從東南亞直到中東、非洲,宋瓷都特別暢銷,如果你有興趣找該領域的考古學家聊一聊,他們會扳著指頭,告訴你“海上絲路”沿線各地宋瓷出土的情況,講上三天三夜都講不完,如果用一句話概括呢,說“到處都有”就對了。粵商有沒有遠航到非洲,由于我刨故紙堆的能力有限,不敢隨便亂說,他們“下南洋”闖蕩,確有大量證據支持。 

  宋代西村窯 專燒外銷瓷 

  要知道,當時東南亞的諸多古國,比宋朝落后很多,很多地方的老百姓吃飯都不用碗,摘幾片大葉子,把飯菜一盛,拿手抓起來就吃,吃完就把葉子扔了。套用現代商業術語,這里可有巨大的市場空間,再說,一些古國千方百計要跟大宋“攀親戚”,上層也一心效仿宋代貴族的生活方式。精明的粵商為此“細分市場”,低檔不貴的瓷器,賣給一般老百姓,精美瓷器,賣給“上層人士”。 

  廣州西村一帶,在宋時有一個規模龐大的瓷器窯(考古學家稱為“西村窯”),專燒外銷瓷,遺址出土的瓷器有的十分精美,有的看上去真是不咋地,就是商人“細分市場”的結果。據學界研究,像西村窯這樣專燒外銷瓷器的民間瓷窯,當年在廣東有二三十個,瓷器的海外市場有多大,可想而知。 

  做生意其實不用專門教,有幾個膽大的先出去“闖蕩”,發了財回來,其他人漸漸就會有樣學樣,勇敢沖出國門了。你以為勵志神話只有現在才有嗎?看看這個:“泉州楊客,為海賈十余年……度今有四十萬緡(緡,銅錢計量單位,一緡約為一千文)。”四十萬緡什么概念?咱以前也說過,南宋年間,整個朝廷因外貿獲得的年收入最高達到300萬緡,兩個數字一比較,可以說這位楊老板完全是個巨富。對了,上一期咱們還說過,有個一窮二白的小伙子“下南洋”,時來運轉成了駙馬爺。時代在變,但人性沒那么容易變,當時人們談論這些故事,一定跟我們現在說創業必提馬云、馬化騰一樣,充滿熱情,備受鼓勵。 

  法令 

  三名富商做保 才能踏實“走出去” 

  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可以“走出去”做生意,這一史實其實挺挑戰現代人想象力的。不過,這樣的事也就發生在宋代,在唐代,老百姓要想走出本縣,都得開“介紹信”(當時稱公驗),往后到了清代,閉關鎖國的傾向越來越嚴重,乾隆年間,廣州十三行商人富甲一方,但只能坐在家里,等外商上門,少有機會“出去轉轉”。回顧這一段從開放走向封閉,從而錯失重大歷史機遇的歷程,怎能不唏噓? 

  廣州市舶司“資格最老” 

  話又說回來,宋代粵商“走出去”做生意,可不是辦張“護照”就行的,手續煩瑣著呢。按照朝廷規定,商船只能在有設市舶司的港口出海,而且必須申請出港許可證。市舶司是宋朝的地方外貿管理機構,除了收取關稅,還有接待外商,檢查商貨,以及頒發與商船出港許可證等權力,建在廣州的市舶司又稱廣南東路市舶司,在全國十來個市舶司中資歷最老,它建于開寶四年(公元971年),比宋朝第二個市舶司——杭州市舶司早了16年,比后來鼎鼎大名的泉州市舶司更早了100多年,話說中國古代第一部外貿管理法規就是在廣州“出生”的,史稱《廣州市舶條》,頒布于1080年。所以,粵商“走出去”做生意,條件還是要有利很多,因為市舶司就在家門口。 

  商船出海 須交“貨物清單” 

  商人申請出口許可證,需要走哪些程序呢?讓我盡可能三言兩語說清楚。否則,若是一條條援引法令,一定會把你煩死。 

  打個比方,假如你穿越回去,成了一名大商人,想學隔壁張老三的樣兒,從西村窯采購一大批外銷瓷器,販到東南亞某個風景如畫的島上去,發財之余,順便欣賞一下無敵海景和奔放的土著舞蹈。首先,你得開一個清單給官府備案,目的地是哪兒,帶了哪些貨物,船是自己的還是租來的,船長是誰(當時稱綱首),船員有多少個……都要說清楚;接著,你還得找三個富商,為你做保人,擔保你不夾帶兵器等違禁物品,倘若你暗搓搓夾帶違禁“私貨”,官府就可以找保人算賬。這些事辦妥,你就可以去市舶司申請“公憑”(出港許可證)了,市舶司的官員檢查后確認商貨與文件記載的一致,大筆一揮,簽發“公憑”,你就可以名正言順“走出去”了。當然,那個時候私自出海的商人也不是沒有,畢竟海岸線那么長,總能找到漏洞。不過,一旦被官兵抓到,就只有吃牢飯的份了,如果隨船悄悄攜帶違禁品,超過一定數量,就要面臨“棄市”的處罰,換言之,就是當街斬首,連小命都保不住。 

  返航 

  不回出發港或要吃牢飯 

  拿到了“公憑”,你還得好好看清楚,“公憑”上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返航時你必須“赴本州市舶務抽解,不得隱匿逃越”,否則就要按律治罪,至于到底是流放還是坐牢,就要看具體情節了。朝廷知道,沒人會傻到空船返航,一定會采購大量異域商品,回國銷售,所以先把收稅的事給敲定了。 

  運貨返航 “抽解”交稅 

  “公憑”中的“抽解”一詞,就是指從一船貨物中抽出一定比例,相當于交進口稅。此外,如果你從國外運回了“朝廷專賣”的奢侈品,就只能賣給市舶司。朝廷以“官價”收購,轉手再以高價賣出,一進一出,獲利豐厚,當然,到你手里的利潤肯定就“縮水”了。 

  應對之道也不是沒有。拿象牙來說,按照朝廷的規定,3米以上的屬朝廷專賣,3米以下的可以自由買賣,一些聰明人就采購小一點的象牙,或者把大象牙一掰,變成兩截,就可免于以“官價”出售了。反正,身處士農工商的等級社會,身份最低的商人,就是要開動腦筋,在夾縫里尋求生存與發展的空間。 

  碰上海盜 兇多吉少 

  一紙“公憑”拿到手,滿載貨物的商船就可以出海了。不過,雖說“走出去”的商業前景可期,宋代商船的制造技術在當時又處于全球領先水平,載重動不動就達兩三百噸,可容納幾百號人,船上甚至還可以養豬釀酒,供應大家一路的吃喝。 

  不過,海上航程畢竟十分兇險,颶風、海盜、礁石……都有可能導致船毀人亡。名聞遐邇的“南海一號”就是其中一個不幸的例子。由此可見,一千多年前就敢“走出去”闖蕩商海的粵商,其勇氣多么令人敬佩! 

  (注:本文參考了《宋代市舶司于陶瓷外銷》等資料。)

  采寫/記者 王月華  圖/fotoe

(來源:《廣州日報》)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州市委員會
云南时时彩 江苏体彩e球彩直播 双色球 球探足球比分 广东时时彩 中体网即时指数 pk10牛牛 李宁体育比分直播 365网球比分 急速赛车